功能性低热体温波动不大,青春期抑郁症患

白癜风医疗机构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C%97%E4%BA%AC%E4%B8%AD%E7%A7%91%E7%99%BD%E7%99%9C%E9%A3%8E%E5%8C%BB%E9%99%A2/9728824?fr=aladdin

导语:功能性低热体温波动不大,一般不超过0.5℃,多见午后及夜间低热,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自主神经功能失调及体温调节中枢异常,出现产热超过散热,引起体温升高。临床上发热大致分为急性发热、周期性发热、长期发热和慢性低热。慢性低热包括器质性低热和功能性低热。

01了解儿童功能性低热的病因和病机,患者会出现功能性体温调节障碍

1、植物神经功能紊乱

植物神经功能系统由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组成,可调节腺体、内脏、心血管活动。受精神、情绪、劳累等因素影响后,引起交感副交感亢奋或失去稳定性,刺激诱发多突触的交感催汗反射,促进代谢,兴奋中枢,引起体温波动。以情志未发育成熟的小儿受家长及学校等教育学业压力影响,青春期、抑郁症患者及更年期妇女多见。

2、体温调节中枢失调

西医采用体温调定点阐述发热机制,并设定37℃为正常体温调定点,体温调节中枢内含有丰富的温度敏感神经元,感受外界温度冷暖刺激或各种致热原发出的致热信号,存在于PO/AH中的体温调节中枢发挥其“正调节”作用引起体温调定点的升高。

PO/AH采用“体温调定点”发挥热敏元及冷敏元作用,即发热时流经调节中枢的血液超过人体设定温度37℃,则刺激热敏神经元引起其增加放电,促使散热过程加强,产热过程减弱。但发热过程中“体温调定点”也随着发热上升,经过机体自我保护或药物干预等,内致热源逐渐减少,“体温调定点”也逐步恢复正常。

若致热源消除后体温调定点出现异常,不能及时恢复正常体温,则出现功能性体温调节障碍。感染后低热多见于各种感染引起发热后患者,特别多见于病毒感染后,会有不同时间的低热现象,伴有汗出、无力、食欲欠佳等。经过多次检查,排除器质性疾病。

3、儿童功能性低热的鉴别诊断

经过详细体检及病史询问,了解初步的诊断思路,针对诊断进行定位实验室检测。超过2周低热不退,针对感染性原因检查未见阳性,并经抗感染治疗未见好转则考虑此原因。常见于风湿系统疾病、外科术后或大面积烧伤、急性心梗、肿瘤及血液病等无菌性坏死物质吸收引起的发热,甲状腺疾病、风湿性疾病、输血及药物热等。

有明显的服药史、输血史,且药物热发病突然,以超过38.5℃多见,停药后多可恢复正常。输血的发热反应见于输血时至数小时内,一般为高热,持续数小时。风湿系统疾病患者热型见不规则热,时高时低,可见低热、中热、高热。

伴有疼痛、肌肉损害、皮肤溃疡、皮疹、成人still病可见等症状,血常规检查成人still病可有白细胞及中性粒细胞的明显升高,抗核抗体阳性有诊断意义。甲亢、甲减、少数桥本病等患者均有不同程度的发热、汗出等表现,甲状腺危象时可表现为高热,上述患者发热多伴有高代谢综合征。

国际上将长期发热,却无法诊断且病因复杂的疾病统称为不明原因热,至今尚未有严格统一的诊断标准,其中被引用最多的是:持续发热3周且体温超过38.3℃,并经过实验室检查仍诊断不明的患者。而功能性低热,病程稍短,且发热多不超过38.0℃。

02了解现代中医药的治疗方法,临床上患者需辨证治疗,科学服用中药

1、以阴阳为纲,从六经辨证

发热本为正邪抗争的表现,内热,多为阴阳失调,小儿脏腑娇嫩,感邪后易于传经,韩雪教授以阴阳为纲,提出:小儿长期发热多为太阳中风、少阳郁热、太阳与少阳合病、少阴与厥阴病。

在治法上提倡辨证施以“桂枝汤”、“小柴胡汤”、“柴胡桂枝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等经方加减。在六经辨证基础上提出以“温法”治疗小儿长期发热。提出少用寒凉药物,针对平素体虚多病易感患儿可加大人参用量,气虚者加黄芪,阳虚及肾者加附子等。在治疗上也多例证经方加减。

2、从气虚论述

人体卫气充盈于肌肉之间,具有固护肌表,调节体温的作用。小儿脾常不足,脾胃系统运化失司,元气、卫气失于充实濡养,多有气虚,患病后失去调节体温,温阳的作用,提出“邪热致虚”、“食湿致虚”、“药物致虚”的观点,针对以上病机提出:甘温益气,清热透邪的治疗原则。选方上提出“归脾汤”、“升阳益胃汤”、“四君子汤”等方佐以清热之药。

3、从“肾”论治

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生长发育过程中肾本不足,肾藏真阴寓真阳,阳气潜藏于肾中发挥其温煦推动的作用。小儿脾胃运化功能未发育健全,饮食不洁(节)或食肥甘之物易化火,肝常不足,且儿童自我控制能力及调节力差,受情绪影响后易生“怒”。

诸多致病因素,致脏腑阴阳失衡,损伤肾中阴气,阳气相对旺盛,水亏不足以敛火,相火上冲头面,出现轰然潮热。治法上应以“引火归元”为原则。崔文成提出从小儿生理病理特点入手,将小儿内热暂分为:阴虚阳亢证、阴虚阳亢肝郁证。

治疗上开创了六味地黄丸为主方并以淫羊藿、巴戟天、肉桂、附子、干姜的“引火地黄汤”。若兼有咽痛,口疮等证加黄连、黄柏等清上焦实热。有食积等脾胃不和,加入砂仁、菖蒲等醒脾。针对肝郁其提出“滋水清肝酸枣方”。

为“六味地黄丸”配柴胡、栀子、薄荷、白芍、酸枣仁、当归等药组成。针对“阴虚内热”患儿其制方化裁“六味地黄丸”加泽泻、茯苓、丹皮泻热,佐白术、薏苡仁以补脾。用石斛、桑葚等滋阴,首乌养精血,热象未除时加苦寒之蒲公英,泻火益肾之莲子。

4、清热解毒透邪

近年鼻窦炎、咽炎、急慢性扁桃体炎、EB病毒感染、巨细胞病毒感染、肺部感染等患儿逐年增加,疾病迁延不愈,韩谨等认为感染呼吸系统疾病后致长期低热的患儿属温病中肺胃毒热不尽,邪留营阴型,治疗上自创“清热解毒透邪免煎颗粒”。

5、调控肺胃治暑热

暑热湿邪熏蒸首犯肺胃,肺气受损,升降出入不调,暑热缠绵,熏灼肌肤腠理,卫气被困,故长期发热,无汗,胃受热灼,津阴亏损,游溢精气上不达肺,下对肾之气化失去制约,水失去调控,自趋膀胱而多尿。

根据“肺、胃”的生理病理特点,针对小儿暑湿内热,提出“治肺上下调控法”,调节上中下焦水液输布气化功能,制“益肺清暑启腠汤”,君以黄芪,青蒿、莲叶、葛根,佐芦根、知母、竹叶。热盛加寒水石、蚯蚓等清肺胃炙热。

03深入了解现代医学的治疗方式,临床上走罐法具有泻阳经之热的作用

1、现代中医外治法

用布洛芬等退热药解热效果好,但退热维持时间短,而走罐法具有泻阳经之热的作用,且降温效果要超过布洛芬。取发热患儿督脉和足太阳膀胱经第一侧线为主穴,采用走罐疗法,反复推拉,直至背部皮肤紫红。

推拿治疗无毒副作用,也很大程度避免小儿对针、药物的恐惧。小儿经络未发育成熟,但其为“纯阳之体”,手掌及前臂的经气容易被调动。12岁以前,特定穴推拿治疗效果显著。儿童发热分外感及内伤,针对“阴虚内热型”、“气虚内热型”予不同处方,但对此两种内伤型发热均提出“揉足三里”,健脾和胃助运化。

足太阳膀胱经循于背部,统领一身之阳气,刮痧刺激体表,以达到

“透痧解郁、调节阴阳的作用”。刮痧作为辅助疗法,在治疗小儿食积内热方面有显著疗效,且使患儿降温更加均匀、平和。

2、西医对儿童功能性低热的治疗

儿童情志发育不完善,现代家长教育多有不当,或有长辈过于溺爱、或有责备打骂、或缺少父母陪伴、学业繁重等均可引起小儿情志异常,引发神经系统紧张抑制,只需家长正确引导、教育,给小儿一个良好健康的成长环境,避免影响儿童情志,小儿长期在此类环境成长,精神行为多发生障碍,恐抑郁成疾。

体温超过38.5℃患儿遵循临床医生医嘱对症服用对乙酰氨基酚、布洛芬等较为安全的解热药物,亦有针对长期发热患儿应用糖皮质激素,以上药物无法解除功能性低热病因,仅能短暂缓解症状,成人治疗本病多应用5-HT再摄取抑制剂。

据研究报道,抗抑郁药物可以抑制动物模型引起发热反应,其观察病例为成人,儿童用药安全性难以保障,且此药为治疗抑郁症药物,不易被家长接受。现代西医学缺乏对小儿功能性低热的药物疗法观察研究。

结语:儿童神经系统未发育成熟,致热原虽被清除,而体温调节中枢不能及时恢复正常致长期低热。夏季发热主要见于婴幼儿或有营养不良者,仅出现于夏季,夏季高温,散热及体温调节未发育完善,出现长期低热,偶有高热,伴有纳差、无力、多饮多尿等症状。发热小儿,应注意修养,避免剧烈运动,所处环境应保持适度的湿度及温度,空气通畅,保持充足的营养及水分,并密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qsfqo.com/zcmbhl/1224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