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五体五脏在中医临床的应用

邪在肺心脾肝肾,宜刺皮脉肉筋骨

I导读:《灵枢·官针》“凡刺有五,以应五脏”,五体针法正是由“五脏之气外合于皮脉肉筋骨”的对应关系而形成,为我们展示了古典针刺的选穴理法。

五体针法的主治范围

作者/金亚蓓、金肖青

一、针皮肤治邪在肺

《灵枢·官针》中的毛刺、半刺、直刺均属于刺皮法。“半刺者,浅内而疾发针,无针伤肉,如拔毛状,以取皮气,此肺之应也”;“毛刺者,刺浮痹于皮肤也”;“直刺针者,引皮乃刺之,以治寒气之浅者也”。由于肺主皮毛,故浅刺皮毛可宣泄皮毛部的邪气以宣肺气,临床主要用于治疗风寒束表、发热、咳喘等和肺脏有关的疾病以及一些皮肤病。现代的皮肤针刺法亦属此类。

二、针血脉治邪在心

《灵枢·官针》中的络刺、赞刺、豹文刺均属于刺脉法。“豹文刺者,左右、前后针之,中脉为故,以取经络之血者,此心之应也”;“络刺者,刺小络之血脉也”“赞刺者,直入直出,数发针而浅之出血,是谓治痈肿也”。心主血脉,刺中血络出血可去瘀生新,即使无出血也可宣泄经络中的邪气,使气血调和从而令瘀血得除,邪热得解。所以该类刺法常用于治疗瘀血阻络或红肿热痛等血分有热之证。

三、针分肉治邪在脾

《灵枢·官针》中的分刺、浮刺、合谷刺属于刺肉法。“合谷刺者,左右鸡足,针于分肉之间,以取肌痹,此脾之应也”;“分刺者,刺分肉之间也”,“浮刺者,傍入而浮之,以治肌急而寒者也”。这些刺法是在肌肉比较丰厚处进针至分肉间,其作用是宣泄肌肉中的邪气。由于脾主肌肉,故该刺法可健脾益气从而达到行气化湿、涤痰通络等作用。此类刺法主要用于肌肉疼痛之肌痹或水肿、泄泻等津液输布失常引起的疾病。

四、针筋治邪在肝

《灵枢·官针》中的恢刺、关刺均属刺筋手法。“关刺者,直刺左右尽筋上,以取筋痹,慎无出血,此肝之应也”;“恢刺者,直刺傍之,举之前后,恢筋急,以治筋痹也”。由于肝主筋,所以这种刺法可祛除在筋的邪气,由此达到舒筋活血、养血通络的作用,临床多在关节附近的肌腱或韧带上进行针刺,因为筋会于节,四肢筋肉的末端都在关节附近,如犊鼻穴等。

五、针骨治邪在肾

《灵枢·官针》中的短刺、输刺均属刺骨法。“输刺者,直入直出,深内之至骨,以取骨痹,此肾之应也”;“短刺者,刺骨痹,稍摇而深之,致针骨所,以上下摩骨也”。由于肾主骨,所以针深至骨的刺法可以与肾气相应以驱除在骨的邪气,能使肾气得旺、肾精得长,以治疗骨痹或生殖等病位在肾的各种疾患。如骨质增生引起的颈椎病、腰椎病等。

“春夏瘦而刺浅,秋冬肥而刺深”。《内经》中关于针刺深浅的内容非常丰富,如《灵枢·邪气脏腑病形》根据脉象论述针剌深浅;《灵枢·终始》根据虚实补泻论针刺深浅;《灵枢·四时气》则有根据不同季节论刺之深浅。《难经·七十八难》还有依性别分针刺的深浅等。而本篇介绍的“五刺法”是就五脏与五体的内外对应关系,认为五脏疾病可外达五体,而针刺外周的五体则可以调节在内的脏腑失调,选择与相应脏腑对应的深浅不同的组织结构部位(皮、脉、肉、筋、骨),并将不同组织的刺法分别称为“刺皮部、脉边刺、刺分肉、刺筋部、骨边刺”。《内经》“五刺法”展示给我们一个古老又崭新的选穴理论和方法。

摘自《黄帝内经五体针法诠新》,人民卫生出版社

辅行诀中的五行药物汇总

(一)、味辛皆属木:(计17味)

1、木中木桂羊肝(肉桂桂枝桂心)。

2、木中火椒蜀椒

3、木中土姜(生姜干姜炮干姜)粳米阿胶伏龙肝。

4、木中金细辛细辛根矾石山萸肉。

5、木中水附子苦参。

(二)、味咸皆属火:(计15味)

1、火中火旋覆花鸡心。

2、火中木大黄代赭石葱叶芥子。

3、火中土泽泻黄饴。

4、火中金厚朴葶苈子。

5、火中水消石(硝石)芒硝栝蒌戎盐海蛤。

(三)、味甘皆属土:(计15味)

1、土中土人參牛脾。

2、土中木甘草(炙甘草)升麻半夏黄芪。

3、土中火大枣鸡子黄。

4、土中金麦门冬白酨浆苦酒酢。

5、土中水茯苓瓜蒂。

(四)、味酸皆属金:(计15味)

1、金中金五味子犬肺胡麻油。

2、金中木枳实石膏雄黄牡丹皮。

3、金中火豉(咸豉)皂角。

4、金中土芍药杏仁。

5、金中水薯蓣王瓜根地榆。

(五)、味苦皆属水:(计18味)

1、水中水地黄猪肾熟地黄。

2、水中木黄芩栀子薤白韭叶柴胡麻黄知母葱白赤小豆。

3、水中火黄连栗子。

4、水中土白术。

5、水中金竹叶龙胆草木通(通草)。

二、药物阴阳五行药理扼要:

中药药物五行药(属)性之功效,总而言之:

木性药(味辛)补肝,补肝者补血;

火性药(味咸)补心,补心者补神;

土性药(味甘)补脾,补脾者补中;

金性药(味酸)补肺,补肺者补气;

水性药(味苦)补肾,补肾者补精。

分而论之:

(1)、木性药:有宣发之功,可补肝益肾养心泻脾抑肺。

①、木中木,补血、益精、养神、敛气、调节阴阳;温经助阳,燥湿除冷。

②、木中火,补神、养血、和中、调气、敛精;温中散寒,祛风止痛。

③、木中土,和中、养神、敛精、补气血;扶阴升阳,益气生津。

④、木中金,补气血、养精、敛神、和中;散寒化饮,敛汗开窍。

⑤、木中水,补精、养血、益气、敛神、调节阴阳;补阳益火,温中燥湿。

(2)、火性药:有温煦之功,可补心益肝养脾泻肺抑肾。

①、火中火,补神、益血、和中、调气、敛精;安神降逆,行气下水。

②、火中土,和中、补神、益气、调精、敛(清热)血;补中润肺,泄热渗湿。

③、火中金,补神气、益肾、和中、敛(清热)血;降逆平喘,燥湿行水。

④、火中水,补精气神、补血、调节阴阳;润燥软坚,清热导滞。

⑤、火中木,补血、养神、益精、敛气、调节阴阳;逐瘀通经,潜阳降逆。

(3)、土性药:有运化之功,可补脾益肺养心泻肾抑肝。

①、土中土,补中、养神、补气、敛(清热)血、敛精;大补元气,固脱生津。

②、土中金,补精气、和中、敛(清热)血、调神;泻湿除烦,生津利咽。

③、土中水,补精、和中、补气血、敛神;降逆散结,利水祛湿。

④、土中木,补精血、养神、敛气、和中;补中固表,缓急解毒。

⑤、土中火,补神、养血、和中、调气、敛精;益胃除烦,缓和药性。

(4)、金性药:有敛固之功,可补肺益肾养脾泻肝抑心。

①、金中金,补气、益精、和中、敛(清热)血、调神;敛汗降逆,止渴止咳。

②、金中水,补精、养血、补气、敛神、调节阴阳;补中活血,养阴润肠。

③、金中木,补气血、补精、养神、调节阴阳;清热散瘀,行积除痞。

④、金中火,补神气、养血、敛精、和中;调中下气,除躁降逆。

⑤、金中土,补神气、和中、敛(清热)血、敛精;敛阴潜阳,柔肝止痛。

(5)、水性药:有润滋之功,可补肾益肺养肝泻心抑脾。

①、水中水,补精、补气血、敛神、调节阴阳;益阴填髓,凉血生津。

②、水中木,补精、补血、养神、敛气、调节阴阳;升阳解郁,滋阴燥湿,解表散结。

③、水中火,补精、补神、养血、和中、敛气;清热燥湿,养胃强筋。

④、水中土,补神气、养精、和中、敛(清热)血;燥湿利水,固表止汗。

⑤、水中金,补精气、和中、敛(清热)血、调神;清热燥湿,通经利尿。

注:

1、抑,压、压制,引为抑制之意,指中医学中之反侮关系,药物之“轻泻”或“轻下”的作用。

2、调,调节、调整,是不同于滋(扶)阴补(升)阳的敛阴潜阳之意,指中医学中之相乘或相侮关系,药物之“泻”或“下”的作用。

3、敛,引为收敛、收缩、压缩、减小之意,指中医学中之相乘或相侮关系,药物之“泻”或“下”的作用。

4、亦阴亦阳为中。补中,为补阴阳之气;和中,为补气养血。

三、80味药物阴阳五行属性归类简论:

(1)、木性药(阳):有宣发之功,可补肝益肾养心泻脾抑肺。17

①、木中木(阳中少阳)4桂(肉桂),木中木。辛、甘,热。入肾、脾、膀胱经。补元阳,暖脾胃,除积冷,通血脉。桂心,木中木。辛、甘,热。入肾、脾、膀胱经。味厚燥性,助心阳、交心肾,暖脾胃,除积冷,通血脉。桂枝,木中木。辛、甘,温。入心、肺、膀胱经。发汗解肌,温经通脉。羊肝,木中木。甘、苦,性凉。入肝经。补气血、调水道,补肝益肺、明目止咳。

②、木中火(阳中正阳)1蜀椒,木中火。辛,温。有小毒。归脾、胃、肾经。温中散寒,驱虫止痛。

③、木中土(少阳中阴)6生姜,木中土。辛,温。入肺、脾、胃经。散寒发表,温中止呕,止咳化痰,解毒。干姜,木中土。大辛,大热。入肺、心、脾、胃经。回阳救逆,温中散寒,温肺化饮,温经止血。炮干姜,木中土。平,温。入肺、心、脾、胃经。温中止泻,温经止血。粳米,木中土。甘、苦,平、微寒。入脾、胃、肺经。益气生津,补益脾胃,顾护胃气,培补汗源。阿胶,木中土。甘、平。归肝、肺、肾经。补血止血,滋阴润燥。伏龙肝,木中土。辛,温。归脾、胃经。温中止血,和胃止呕,涩肠止泻。

④、木中金(阳中少阴)4细辛,木中金。辛,温。入肺、肾经。祛风散寒,止痛化饮,开窍。山萸肉,木中金。酸、涩,微温。入肝、肾经。补肝益胃,涩精敛汗。矾石,木中金。酸、涩,寒。归脾、大肠、肝经。解毒杀虫,止泻止血,祛痰开窍。细辛根,木中金。辛,温。入肺、肾经。祛风散寒,止痛化饮,开窍。

⑤、木中水(阳中正阴)2苦参,木中水。苦,寒。入心、肝、大肠、小肠、胃经。清热燥湿,祛风杀虫。附子,木中水。大辛,大热。有毒。入心、脾、肾经。回阳救逆,补阳益火,温中止痛,散寒燥湿。

(2)、火性药(阳):有温煦之功,可补心益肝养脾泻肺抑肾。15

①、火中火(阳中至阳)2旋覆花,火中火。苦、辛、咸,微温。入肺、脾、大肠、胃经。消痰降逆,行气下水。鸡心,火中火。咸。入心经。补心安神、镇静神经,治五邪。

②、火中土(至阳中阴)2泽泻,火中土。甘、淡,寒。入肾、膀胱经。利水渗湿,泄热。黄饴,火中土。甘、酸,温。归脾、胃、肺经。补中益气,缓急止痛,润肺止咳。

③、火中金(阳中太阴)2厚朴,火中金。苦、辛,温。入肝、胃、肺、大肠经。行气燥湿,降逆平喘。葶苈子,火中金。苦、辛,大寒。入肺、膀胱经。泻肺平喘,逐饮行水。

④、火中水(阳中至阴)5戎盐,火中水。甘、咸,寒。入心、肝、肾、膀胱经。平血热,助水脏,清热利水。栝蒌,火中水。甘,寒。归肺、胃、大肠经。清热化痰,宽胸开结,润肠通便。芒硝,火中水。辛、咸、苦,大寒。入胃、大肠、三焦经。泻热导滞,润燥软坚。硝石,火中水。苦、咸,寒。入心、脾经。利尿泻下,破坚散结。海蛤,火中水。苦、咸,寒。归肺、胃经。清肺化痰,软坚散结。

⑤、火中木(阳中太阳)4大黄,火中木。苦,寒。入脾、胃、大肠、心包、肝经。攻积导滞,泻火解毒,逐瘀通经。代赭石,火中木。苦,寒。归肝、胃、心经。平肝潜阳,降逆,止血。葱叶,火中木。辛,热。入胃、肺经。利五脏,清热散寒,发汗通脉,消水祛肿。芥子,火中木。辛,温。入肺、胃经。温中散寒,豁痰利气,通经止痛。

(3)、土性药(亦阴亦阳):有运化之功,可补脾益肺养心泻肾抑肝。15

①、土中土(亦阴亦阳)2人参,土中土。甘,微苦,微温。入脾、肺经。大补元气,补脾益肺,固脱生津,安神。牛脾,土中土。甘、微酸,温。入脾经。补脾健胃,消积除痞。

②、土中金(中之少阴)4麦门冬,土中金。甘、微苦,微寒。入心、脾、胃经。养阴润肺,清心除烦,益胃生津。白酨浆,土中金。酸、甘、微苦,微温。入肝、脾、胃、大肠经。清热利咽,泻湿退黄,消肿敛疮。苦酒,土中金。酸、甘、微苦,微温。入肝、脾、胃、大肠经。清热利咽,泻湿退黄,消肿敛疮。酢,土中金。酸、甘、微苦,微温。入肝、脾、胃、大肠经。清热利咽,泻湿退黄,消肿敛疮。

③、土中水(中之至阴)2茯苓,土中水。甘、淡,平。入心、肺、肝、膀胱经。淡渗利水,健脾补中。瓜蒂,土中水。苦,寒。有小毒。归胃经。涌吐痰食,祛湿退黄。

④、土中木(中之少阳)5炙甘草,土中木。甘,平。入心、肺、脾、胃经。补中益气,清热解毒,润肺祛痰,缓急止痛,调和诸药。升麻,土中木。辛、甘、微苦,凉。入肺、脾、胃经。发表透疹,解毒升阳。半夏,土中木。辛,温。有小毒。归脾、胃、肺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消痞散结。甘草,土中木。甘,平。入心、肺、脾、胃经。补中益气,清热解毒,润肺祛痰,缓急止痛,调和诸药。黄芪,土中木。甘,温。入肺、脾经。补中益气,固表止汗,托疮生肌,利水消肿。

⑤、土中火(中之至阳)2大枣,土中火。甘,微温。归脾、胃经。补中益气,缓和药性。鸡子黄,土中火。甘、平。入心、肾经。滋阴养血,益胃除烦。

(4)、金性药(阴):有敛固之功,可补肺益肾养脾泻肝抑心。15

①、金中金(阴中少阴)3五味子,金中金。酸,温。归肺、心、肾经。敛汗止渴,敛肺止渴,涩精止泻,安神明目。胡麻油,金中金。甘,微温。入肝、肾、大肠、小肠经。疗疮滑胎,凉血止痛,生肌解毒,治瘖生发。犬肺,金中金。酸,温。入肺经。温中补肺,止咳降逆,行气下水。

②、金中水(阴中正阴)3薯蓣,金中水。甘,平。归肺、脾、肾经。健脾补肺,益肾养阴。王瓜根,金中水。苦,寒。入胃、大肠、心、肺、膀胱经。泻热利水,活血化瘀,润肠通便,益气生津。地榆,金中水。苦、酸,寒。入肝、大肠经。凉血止血,收敛解毒。

③、金中木(阴中少阳)4枳实,金中木。苦,微寒。归脾、胃经。破气行积,化痰除痞。牡丹皮,金中木。辛、苦,微寒。入心、肝、肾经。清热凉血,活血散瘀。石膏,金中木。辛、甘,大寒。入肺、胃经。清热泻火,止渴除烦。雄黄,金中木。辛,温。有毒。归肝、胃经。解毒杀虫,祛痰。

④、金中火(阴中正阳)3豉,金中火。甘、辛、微苦,偏凉。归肺、胃经。发汗解表,调中下气,清热除烦,除躁降逆。皂角,金中火。辛、咸,温。入肺、大肠经。祛风痰,开窍闭,除湿毒,消肿,杀虫。咸豉,金中火。甘、辛、微苦,偏凉。归肺、胃经。发汗解表,调中下气,清热除烦,除躁降逆。

⑤、金中土(少阴中阳)2芍药,金中土。苦、酸,微寒。归肝、脾经。生血敛阴,柔肝止痛,平抑肝阳。杏仁,金中土。苦、微辛,微温。有小毒。归肺、膀胱经。止咳平喘,润肠通便。

(5)、水性药(阴):有润滋之功,可补肾益肺养肝泻心抑脾。18

①、水中水(阴中至阴)3地黄,水中水。甘、苦,凉。入心、肝、肾经。滋阴凉血,清热生津。熟地黄,水中水。甘,微温。入肝、肾、脾经。滋肾填髓,补脾益阴,利脉止泻。猪肾,水中水。咸、苦,平。入肾经;滋阴补肾,益气固精,敛汗聪耳,消积利水。

②、水中木(阴中太阳)9黄芩,水中木。苦,寒。入肺、心、胆、大肠经。清热燥湿,泻火解毒,止血安胎。栀子,水中木。苦,寒。入心、肝、肺、胃、三焦经。泻火除烦,清热利湿,凉血解毒。薤白,水中木。辛、苦,温。归肺、胃、大肠经。通阳散结,下气行滞。韭叶,水中木。辛、微酸,温。温脾益胃,止泻散冷,助肾补阳,固精暖腰,散瘀逐痰。柴胡,水中木。苦、微辛,凉。入肝、胆、三焦、心包经。和解退热,疏肝解郁,升举阳气。麻黄,水中木。辛、微苦,温。入肺、膀胱经。发汗解表,宣肺平喘,利水消肿。知母,水中木。苦、寒。入肾、胃、肺经。清热泻火,滋阴润燥。赤小豆,水中木。甘、酸,平。归脾、心、小肠经。利水消肿,利湿退黄,解毒排脓。葱白,水中木。辛,温。归肺、胃经。发汗解表,散寒通阳。

③、水中火(阴中至阳)2黄连,水中火。苦,寒。入心、肝、胆、脾、胃、大肠经。清热燥湿,泻火解毒。栗子,水中火。咸、甘,温。入脾、肾经。养胃健脾,补肾强筋。

④、水中土(至阴中阳)1术,水中土。苦、甘,温。入脾、胃经。补脾益气,燥湿利水,固表止汗。

⑤、水中金(阴中太阴)3竹叶,水中金。甘、淡,寒。归心、小肠经。清热除烦,利尿。龙胆草,水中金。苦,寒。入肝、胆、胃经。清热燥湿,泻火解毒。木通,水中金。苦,寒。入心、小肠、肺、膀胱经。清热利水,通经下乳(古称“通草”,今称“木通”;今之“通草”,古称“通脱木”)。

黄绳武:五脏用药精要

导读:肺是华盖、清虚之脏、娇脏,不耐寒热,用药宜恰到好处,不能太过,其性喜润而恶燥;心主血,为神明之官。养血方有张仲景的炙甘草汤、柏子养心丸、天王补心丹、归脾汤。症有心慌、胸闷、脉结代,病如现代的风心病、二尖瓣狭窄、冠心病等......本文讲述五脏用药精要,句句是干货,裨益临床。

★肺之用药

肺是华盖、清虚之脏、娇脏,不耐寒热,用药宜恰到好处,不能太过,其性喜润而恶燥。

1.外感咳嗽

基本方:前胡、桔梗、杏仁、甘草。

风寒咳嗽:基本方加苏叶、法半夏、橘红、白前。外感风寒,喜用辛燥之品,虽可治病,但会伤阴液,而以上药物都比较平和。

咳而呕吐加生姜;若初起风寒咳嗽,荆芥用多了病人咳嗽可加剧,最好用苏叶,杏苏散是比较平缓之剂,用时效果好;痰多加法半夏、陈皮;对风寒重证,可酌情用麻黄或炙麻黄绒。在治疗风寒咳嗽时苏叶、荆芥、麻黄不能超过10g,生姜用3g即可,不宜过多,过多伤肺。

风热咳嗽:基本方加贝母、桑叶、牛蒡子。咳而作呕加枇杷叶、法半夏;口干,舌欠润,开始加芦根清润流畅之品,日久则加沙参、麦冬;痰多加瓜蒌仁。风热咳嗽初期,宜用清发之品,但薄荷刺激性太强,又是芳香之品,宜少用。可用2g;不宜用过于苦寒之晶,因苦寒易化燥伤阴;也不宜过早加用炙枇杷叶、炙款冬花等,以免留邪。有人治风热咳嗽用川贝母,黄老认为病初起用浙贝母好,有清热解毒作用。黄老喜欢苏叶、白前、前胡合用,作用平稳,效果好。

2.内伤咳嗽

寒饮射肺:方用麻黄、桂枝、杏仁、紫菀、生姜、橘红、茯苓、法半夏、苏子、五味子。重者酌加细辛、干姜、白术;胸胁满闷、气逆甚者,加旋覆花;喉如水鸡声加射干。

风热壅肺:方用桑叶、川贝母、瓜蒌仁、马兜铃、冬瓜仁、桔梗、白茅根、枇杷叶、生薏苡仁、杏仁、莱菔子、枳壳。重者酌加金银花、连翘、黄芩等。

3.哮喘

喘有寒喘、热喘,及肾不纳气、肺气不降所致者。

初喘常用麻黄、杏仁、苏子等,但麻黄对久喘不利,并伤肺阴;

喘证初发或老病新发属痰饮,用小青龙汤;肺热用麻杏石甘汤;

长期久喘,肾不纳气,用杏仁、苏子、沉香、胡桃肉、五味子、白果,并加养肾之品,不用麻黄,因麻黄对久喘不利,并伤肺阴;

肾阳不足加蛤蚧等升阳之品;肺气不降用三子养亲汤;

胸闷气喘加全瓜蒌、杏仁、贝母、苏子、苏梗。

4.痰

寒痰用二陈汤加旋覆花,热痰加海蛤粉,同时要注意培土,偏凉加茯苓、白术,偏热加山药、茯苓。

对肺结核,肺阴伤或阴水不足,仿清燥救肺汤,用南北沙参、山药、炙百部、川贝母;如有盗汗加地骨皮、百合;舌红,苔欠润,痰中带血,力口阿胶珠、黑芝麻(滋肾)、冬虫夏草;出血多加白茅根、旱莲草、藕节(白及太滋腻,用时易滞,且伤肺气,不宜多用)。

在药中还要加行气药,但咯血不能用桔梗,因桔梗升提肺气,虽可排脓提痰,但对出血不利,胸闷时才可用之。咳喘病位主要在肺、脾、肾,咳嗽不止于肺,也不离于肺,肺不伤不咳,脾不伤不久咳,肾不伤咳而不喘。

★脾之用药

脾喜燥恶湿,主运化,脾虚生湿。

脾气虚:

四君子汤重用白术,用焦白术,若苔白而不润,用生白术,生白术润,焦白术燥。

若脾虚湿滞,胃脘不适,苔白稍厚,轻者加陈皮为异功散;重者苔白腻,胃脘胀闷,用六君子汤;若胃脘胀闷甚,胀痛不思食,用香砂六君子汤;这都是脾胃气虚,失于和降而引起湿聚,因程度不同而分别所用的代表方,可见中医治病到什么程度用什么药,不能太过。

若脾虚泄泻.一般用参苓白术散,治腹泻关键是重用茯苓15~30g,以及扁豆、白术等,用淡渗之品分消水气。关于砂仁、白豆蔻、草豆蔻、肉豆蔻的用法,一般化湿用白豆蔻,脾肾虚寒、五更泄用肉豆蔻,中焦虚寒(脾寒)用砂仁。

脾阳虚:

方用党参、白术、炙甘草、茯苓、干姜、砂仁、法半夏、陈皮、白豆蔻、草果扁豆。脾肾虚寒、五更泄,加肉豆蔻;有下坠感,用枳壳少许。

脾阴虚:

能食而瘦,大便秘结,口干咽燥,舌质红,脉细。治宜养益脾阴,方用沙参、山药、甘草、芦根、黄精。重者加石斛、玉竹、沙参、甘草。甘草一定要用生甘草,因其能泻火存阴,恐炙甘草滞;养阴一定要配山药,怕滞一定要配茯苓。

脾虚食滞:

方用山楂、神曲、麦芽、谷芽、鸡内金、莱菔子、川楝子、槟榔、广木香。

寒湿困脾:

方用藿香、佩兰、蔻仁、白术、陈皮、薏苡仁。若脾虚气陷用补中益气汤,也是由四君子汤发展而来的,由异功散去淡渗利下之茯苓,加黄芪补气、柴胡主升、升麻升提清阳之气而成,升阳举陷,除升提药外,应重用补气药。

若脾虚化源不足,引起心脾两虚,出现心慌、气短、失眠、纳呆、崩漏,治宜补心脾,用归脾汤。该方养心不离补血,健脾不离益气,全方大量壅滞药中加了一味广木香,理气行滞。这里不用陈皮而用广木香,因陈皮燥湿有伤阴血之嫌,而广木香作用平和,又能理脾行气。

总之,治脾要慎用滋腻药,因滋腻碍脾。

★心之用药

心主血,为神明之官。养血方有张仲景的炙甘草汤、柏子养心丸、天王补心丹、归脾汤。症有心慌、胸闷、脉结代,病如现代的风心病、二尖瓣狭窄、冠心病等。

心阳虚:

方用人参(或党参,病重用高丽参)、黄芪、桂枝、炙甘草、茯苓、石菖蒲、远志、当归。

手足不温用桂枝、炙甘草;重者可用附片。

远志是通心神药,用生远志好,不要用炙远志。西药用远志酊排痰,这里体会到痰排不出来用点远志好,但要用生远志,不用炙远志,因肺喜润恶燥,但润过则聚痰。

心阴虚:

治宜养心阴、补心血。方用柏子仁、龙眼肉、鸡子黄、阿胶、西洋参(或太子参)、五味子、麦冬。

养心血用柏子仁、阿胶、龙眼肉;健忘加酸枣仁、小麦、甘草;失眠加酸枣仁;镇静心神、化痰用生龙齿:宁心安神、化痰利水用茯神(朱茯神少用);梦遗用金樱子、龙骨;盗汗用煅龙牡、黄芪、浮小麦;口干加麦冬;心火上炎用莲子心、生地黄或连翘、黄连。

心血瘀阻:

方用丹参、远志、生蒲黄、三七末、藏红花、炒五灵脂、当归、香附、川牛膝。

胸闷甚加全瓜蒌、石菖蒲、郁金;治冠心病、胸闷、苔腻用菖蒲、郁金;大便干,用瓜蒌、薤白,滋阴通大便,开胸阳;心悸加生龙齿、柏子仁、琥珀末;关节麻木者加用牛膝、桑枝;纳差加白术、云茯苓;高血压、头晕加夏枯草、石决明。

治冠心病,若血压高禁用当归;血压低者可用当归。对冠心病一般医生喜用活血化瘀,黄老认为对老年人(因冠心病老年人多)虽要通。但病因是血管硬化,化瘀的当中要养一下、柔一下。

★肝之用药

肝为刚脏,将军之官,性喜条达,恶抑郁,故宜柔。肝郁有一般肝郁,有肝郁化火。郁宜达之。肝的治法,有疏肝、养肝、凉肝、暖肝、泄肝、舒肝、抑肝、柔肝之分。

舒肝:

对一般肝郁采用舒肝之法,不宜疏肝,以免太过;肝郁较甚,才用疏肝之法。木宜条达,舒肝常用逍遥散,是调肝良方。

方中柴胡疏肝。柴胡有北、红、软、银、竹叶等之分,银柴胡退虚热,疏肝气则用红柴胡、北柴胡。方中薄荷辛凉疏散,量宜少,用1g,以助柴胡疏肝气以免化火,不使火帜。

重点是用当归、白芍养肝血,当归辛、苦、温,配白芍才能养肝血。此方妙在虽是治肝郁代表方,但未用一味行气药,因行气药多香燥,肝郁易化火,香燥药既助火又伤阴,故不用。

若肝郁化火就要用丹栀逍遥散清气分、血分之热。对肝热患者要仔细观察小便,肝热重小便呈茶色,此时疏肝不宜用柴胡,因柴胡就升、降、沉、浮来看主升,虽柴胡劫肝阴不作定论,但柴胡至少不养阴,易导致肝经风热上炎,这时往往用白薇来和解表里。

白薇对虚热能发表解散,如产后虚热所用玉竹汤中就有白薇;《金匮》用白薇治疗小便黄,既能利小便,又能退虚热,其性也不燥。若尿黄、手足心热,则用青蒿退尿黄。

柴胡青蒿鳖甲饮,是清散之剂,能治肝热,凡慢性肝病均有胸闷,不思饮食,而青蒿护肝,且可利胆,此即所谓不用柴胡而用清淡之品之意。

对肝郁来说,苔薄白用当归;苔薄黄用丹参,因其性平凉且活血行血,还有解毒作用。对肝炎病人,当归用之太过易致呕吐。

疏肝:

用于证见胸闷不舒,胸胁胀满,脉弦涩者。疏肝常用青皮、香附、橘叶、川楝子,均为辛温或苦寒之品。疏肝止痛,用香附量要大(其中有四制香附丸、七制香附丸等,均为妇科要药)。香附善于调经,味辛性温,疏肝力强,过用则伤肝,非养肝之品,其特点是兼能暖宫,如艾附暖宫丸治宫寒不孕。

除痛经寒凝气滞用此或乌药外,一般较少用到该药,仅用橘叶即可。若嫌橘叶力不足,可用青皮(青皮力量较花青皮力量强),其性与橘类相似,如陈皮、香橼等;若化火则用川楝子;脘腹胀痛可选用佛手,因其性平淡。

阴虚阳亢:

症见头晕耳鸣,面红易怒,舌红少苔,脉弦细,治宜育阴潜阳,方用龟甲、生牡蛎、阿胶、麦冬、生地黄、白芍。肝阳上扰,症见巅顶痛,眩晕,眼花,治宜平肝熄风,药用钩藤、石决明之类,不宜用辛温走窜之品。钩藤平稳效佳,无副作用。有人用菊花,但其香味浓厚,并非肝阳旺者之所宜。

凡过于香窜升散之药均不宜用,治病应顺其性。胸胁满痛,用生牡蛎平肝散结;若巅顶痛、目雾、太阳穴痛,并非生牡蛎所能治,需用石决明;前额痛则用石决明加钩藤,痛甚用钩藤加白蒺藜、桑叶、菊花;若巅顶痛、耳鸣、耳聋且胀,血压高,则用磁石、石决明;若手指麻木、肌肉蠕动如蚁走,应防风动。

养肝:

常用女贞子、桑椹子、生地黄、熟地黄、白芍、枸杞子等。

头晕眼花、心慌失眠,用熟地黄、白芍、枸杞子以养心柔肝;舌质红用生地黄;重用白芍、枸杞子甘温平,为滋养肝肾之要药,若肝火上炎,用之并不宜,因性温,若配菟丝子则为温润添精之用;肾水不足而致肝火旺用熟地黄、玄参。

若牙龈出血、脉弦细,用龟甲、牛膝、阿胶、太子参;如果是血小板减少引起的牙龈出血,并非平肝所能奏效,需养血,用黄芪15~30g,女贞子、龟甲,仿归脾汤加味可升血小板。血小板减少不用生牡蛎,此药可使血小板下降,而用黄芪、当归、山萸肉、炙甘草、女贞子、龟甲、阿胶等。

清肝:

用于胸胁胀,口干咽燥,舌红苔黄者。常用药物:玄参、青黛、青蒿以清肝;口苦用炒栀以清肝经气分之火,口不苦用牡丹皮以清血分之火;水亏虚火上炎者,用盐炒黄柏、知母以清热降火。

泄肝:

用于胁痛,口苦咽干,带下色黄,质黏稠有气味,或阴痒者。治宜清泄肝经湿热,用龙胆草、茵陈、栀子、黄芩。

镇肝:

用于巅顶痛,耳鸣,耳聋且胀者。用石决明、磁石以镇肝潜阳;

若有肌肉跳动,头晕,用钩藤、天麻、羚羊角、龟甲、桑叶、杭菊花以镇肝熄风;若抽搐用全蝎、僵蚕、地龙以熄风止痉;若阴虚阳亢宜育阴潜阻,用大定风珠加减;若血虚生风,宜养血熄风,用加减复脉汤之类。

★肾之用药

肾藏精,为阴阳之脏;主生殖。肾无实证,只补不足,不泻有余,因此临床上分肾阴虚、肾阳虚、肾气虚。

肾阳虚:

常用杜仲、补骨脂、巴戟天、仙茅、仙灵脾、鹿角胶、鹿角片、鹿茸、肉桂、附片、紫河车;菟丝子。

性欲淡漠用二仙汤,仙灵脾较仙茅作用弱,重则用锁阳、阳起石;大便干用肉苁蓉;夜尿多用覆盆子、益智仁、桑螵蛸;肾不纳气用胡桃肉、五味子。

肾阴虚:

常用生熟地黄、山药、桑椹子、首乌、枸杞子、知母、龟甲、阿胶、龟甲胶。相火偏旺,面赤耳鸣,重用生地黄、女贞子、磁石;失眠多梦用夜交藤、百合;滋肾阴补任脉用龟甲,龟甲胶力较强,填精偏温。

阴阳两虚:

视其偏阴虚、偏阳虚,参考以上用药。

黄老清下焦热多用知柏地黄汤,其中黄柏壮水平火,用盐水炒入肾;知母生津利尿。

治阴虚遗精的病人,黄老不用收涩药,而是专于交通心肾。因为遗精缘于用脑过度,心火动,肾水不足,用脑伤神明,髓海不足,心肾不交,故不能固涩,而应治以平相火、降肾水。治肾阳虚遗精,则宜温阳固涩。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qsfqo.com/zcmbyf/11485.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